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锲而不舍

博学,审问,慎思,笃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真事。  

2010-12-29 21:51:03|  分类: 传奇神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1年1月3日 - 博学审问慎思笃行 - 锲而不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章太炎

章太炎(18691936),二十世纪民主主义思想先锋,清末民初思想家、中国近代著名国学大师,著名学者,成就卓著的中医文献学家,研究范围涉及小学、医学、历史、哲学、政治等等,著述甚丰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1年1月3日 - 博学审问慎思笃行 - 锲而不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朱镜宙

朱镜宙(18891985),章太炎女婿。财经学家,曾担任西康、四川的财政局长,及浙江省财政厅长,国民革命军北伐期间,追随总司令蒋介石先生,在总司令部担任军需处副处长职务。1949年到台湾后,潜心学佛及致力弘法,创办台湾印经处,以流通佛书。著有五乘佛法与中国文化、读经札记、梦痕记、咏莪堂文录六卷、思过斋丛话十卷等多种,享年97岁。

 

讲述人:章太炎女婿 朱镜宙

作者:王圣强

 

    1915年,章太炎先生住在北京西山龙泉寺时,曾连续数月在梦中做阎罗王。据当时章先生给宗仰和尚的信中透露,梦中章先生被请去做阎王,审判亚洲东部人在死亡后的神识,那些被审判成有罪的囚徒都说受到了炮烙等刑的惩罚,而章先生却见不到刑具,有一次囚徒当面给他指出,仍不能见到,故“归而大悟,佛典本说此为化现,而无有人逼迫之者,实罪人业力所现耳”(章太炎语)。除星期天晚上外,其余每天都有,后来章先生十分厌烦,曾写请假书焚烧,但还是不起作用,梦还是照作,到写信时,已持续了四个多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题记

 

  虚云老和尚的弟子中有一个叫朱镜宙的,法名宽镜,他是国学大师章太炎(炳麟)的女婿,1931年他在一家银行任经理,通常闲暇时,总有几位朋友打打牌、聊聊天,其中有一位朋友是走阴差的,也就是晚上到阴曹地府上班的。他说,这是真的,一点也不假!他的职位并不高,好像是负责传递公文,替苏州都城隍当差。在世间,苏州是个县,上海是特別市,但是在阴间,苏州城隍称为“都城隍”,好像省长(省主席)一样,而上海的城隍只是个县官,归苏州都城堭管辖。我们讲的城隍还有分大小,都城隍管辖一个省。

  他说,有一天上海城隍庙送來一批“生死簿”,呈报苏州都城隍,是他接收的,他好奇的翻开来看看是哪些人,结果令他大惑不解,其中名字多是五、六个字的。第二天他和朱老聊天闲谈时,就把这件事说出來;当时每个人都想不出原因。中国人的名字最多四个字(复姓的),但是也不可能这么多,还有五、六个字的,他们怎么想也想不通。

  三个月之后,1932128日,日本兵在上海发动战争,国军奋勇抵抗。这时他们才恍然大悟,以前上海送來的那一批生死簿,是日本兵在一二八战役中的死亡名册。从这里就晓得“生死有命”,即使战争阵亡的人,三个月前,名册已经送到苏州都城隍那里了。这就说明一般认为战争中橫死的,其实也是命中注定的;死在什么时候、什么地方,皆是注定的,确实是“一饮一啄莫非前定”。命里不该死的,枪林弹雨之中也沒事;命里该死的,甚至于流弹也会把他打死。這些都是事实。

 

  朱镜宙在整理章太炎遗著时发现了一封答宗仰上人的信,记录了他每天到冥府做阎王的事情,朱镜宙后来根据此写了一篇文章《袁世凯想做皇帝,章大炎怕做阎王》,文章大意是说,914年12月初,章太炎在夜梦中有人拿着明朝武帝时的名臣贤相王鏊的大红请贴,来请他去赴午宴,出门,有马车等候,到则有一圆桌人,其中有印度人、欧洲人等。汉人中有夏侯玄、梅尧臣,都是历史名臣。工鳌说他自己现任冥府官员,也就是阎王爷,想请章太炎来共同料理冥府审判之事。章太炎先生是精通佛法的佛教徒,他在席间曾提出铜床铁柱、挖心剜目之类的刑罚太残酷了,能否废除?工鳌曰:“固所愿也。”于是对这些酷刑明令禁止了,而且撤消了行刑狱卒。以后,就每夜于梦中到此视事判案,负责审判亚洲东部人在死亡后的神识。但是,他总能听说有一些狱囚反映地狱中有极惨重难忍受的诸般酷刑,他认为是狱卒私设此等酷刑,便尽撤狱卒,但是反映还是不断,自己亲自查看,也并无酷刑,于是就往问囚犯,狱囚说:“虽无狱卒还是有那样极惨重难忍受的诸般酷刑。”并且当面指出弄具给他看,章先生仍不能见到,故归而大悟:此是罪人业力之所感现,那些残酷刑罚的地狱惨状都是那些囚犯自心感得,其心缘何感此?生平造诸恶业使然。自己到此也是共业所感,冥司狱卒皆以嗔心参预其事。章先生在奔走民主革命事业中,多见世上不平事,自不免伴随起嗔心,就静坐参究自性,去除嗔心,以免久任此职,心实厌之。为此曾写请假书焚烧,但还是不起作用,他在给宗仰上人的信中说:“来小谓不作圣解,此义鄙人本自了然,但比量上知其幻妄,而现量上不能除医垢,自思此由嗔心所现故耳。”在经历了四个多月以后,此事乃绝。此即经中所谓“业力不可思议”,亦即“习气难除”之证,经言:“阿罗汉习气未净,惟佛方能除尽。”可见除习气需要硬功夫。

 

  朱老居士又讲了一件他亲眼见到的真事,发生于清朝末年(1911年初)。当时他住在家乡(浙江温州),邻村有一位举人,是个独生子,家境也不错,所以中举之后他沒有作官,在家中侍奉父母。此人很孝順,地方上对他都很尊敬。

  有一天他午睡时,忽然有人喊门,他就起来了(实际上他是作梦,但是梦中境界太清楚了,不像一般作梦迷迷糊糊地,与真实的境界完全一样)。当他开门之后,看到两位差人牵着马,手中拿着一封信,问他此地有沒有这个人。他一看信封上是自己的名字,便说,这就是我!当差的一听很高兴,说我们大将军请你去谈谈。他一想不对,自己一生与官场没有交往,尤其与武官更没有往来,于是他说是不是搞错了,也许是同名同姓的。这两位差役说:既然名字没错,你就跟我们去一趟,于是拉拉扯扯请他上马,他也无法拒绝。

上马之后,他感觉马不是在地上跑,像在空中飞行。不多久到了一个地方,有很多人在那里交头接耳,好像在讨论什么,似乎是很重要的大事;于是他向旁边的人打听大将军是谁,人家告诉他说是岳飞。他一听,觉得不好了,岳飞是宋朝人,他找我,我岂不是死了?他非常恐惧,说这不行,我家里父母年岁已大,太太还年轻,孩子年纪很小,我決不能死!


    不久岳飞升殿,见到他很欢喜,慕名已久,知道他是孝子,道德、文章都很好,特別聘請他入幕府,担任幕僚工作。

  岳飞是国人敬仰的民族英雄,他此时确是受宠若惊。他向岳飞报告说,家中尚有老小,不能离开。岳飞说,我不是现在就要你来,我们正在筹划北伐金兵,大约六个月后才征召你,目前你还可以回去处理后事。他是个读书人,想想人终归一死,若死后能追随民族英雄岳飞也很不错,所以就答应了。再由带他来的两个小鬼送他回家,他就梦醒了!于是他告诉父母家人,说什么时候要死。他的父亲一听,说他年纪轻轻怎么说鬼话?他说不是的,这个梦不是普通的梦,境界跟真的完全一样,不能把它当做一般的梦境看待,因此就准备办后事。

  半年之后,约定的期限到了,他就跟父亲讲自己要走了。此事传遍乡里,朱居士也听說了,感到很好奇,这位年轻的举人,又没生病,看他怎么走法。走的那一天,很多亲戚朋友都到他家,他也接待宾客,跟大家辞行。时候将至,他躺在床上,他的父亲很不高兴的在房里骂,“我只有这一个儿子,你走了,我孤苦零丁,还有妻子儿女如之奈何……”。时候到了,他就跟父亲讲,接我的人来了(其他人看不见),他们已经在门口了。最后他劝父亲,人终归一死,而我死后,你们知道我追随岳大将军,也是难得的事;并且这种事也得罪不得,如果敬酒不吃,吃罚酒,更沒有意思,不如让我走好了。最后,他父亲叹了口气说,好吧,你走吧!这句话才说完,他就断气了,也就是他父亲同意,他就走了。

  这件事大约过了半年,武昌起义(19111010日),革命军推翻滿清。朱老和他们才晓得世间还没打仗,半年前,鬼道已经先发动北伐金人,金人就是满清。这件事是他亲眼见到的,好好的人,一点事也沒有,说走就走,证明确实有鬼道。朱老居士以后学佛才晓得岳飞还在鬼道当鬼王,由于他一念嗔心未断,虽然尽忠报国,还落到鬼道作鬼王。所以,学佛之后就晓得因果可畏,不能生天,不能脱离六道轮回,去作鬼王了。

 

  朱老居士是章太炎的女婿,章太炎是民国初年的国学大师,在文坛上很负盛名。那时袁世凯当权,他的岳丈因为得罪袁世凯而入狱。怎么得罪的?他说袁世凯不值得我骂,就是不肯骂袁世凯;这话传到袁世凯耳里,袁世凯很生气,就把章太炎关进监狱里。总也沒有什么大罪名,于是关了一个多月便放出來。

  出狱未久,有一天晚上睡觉,梦见两个小鬼抬着一顶轿子,说东岳大帝请他,他就上了轿。这两个小鬼像飞行一样,沒多久就到了东岳大帝哪儿。

中国大陆有五岳,东岳管五个省(江苏的都城隍只管一个省),可見这是大鬼王。东岳大帝聘請他作判官,地位好比现在的秘书长。但是他是活人,于是请他晚上上班,天亮时就送他回来。每天都去上班,所以他知道很多阴曹地府的事,沒事就跟朋友们聊天,谈谈昨天晚上办了些什么事。

他说中国、外国都有阴间,但是阴间的言语相通,沒有隔阂,生活状况跟人间差不多。但是不見阳光,天永远是灰濛濛的,好像永远是阴天浓雾的样子。

他当东岳大帝的判官,地位很高,有待遇,也有饮食,但沒有用处,因为他是活人。有一次他忽然想到,地狱里的炮烙刑法太残忍,可不可以废除?东岳大帝听了笑笑,就叫两个小鬼带他到刑场去看看。走了一段路,小鬼就指給他看,他却看不到。他是学佛的,于是恍然大悟,地狱乃贪嗔痴变化所现,就如《地藏经》所说的,如果不是受罪的人、不是菩萨,即使地狱在你面前也见不到。他才晓得这不是人力所能为的,不是残忍不残忍的问题,而是地狱种种刑罚都是自己业力变现出来的。明白此理后,恶的习气不能不改,要是不改,将来就变这个境界。人间的牢狱、种种体罚是人造的,地狱里的不是人造的,不是阎罗王造的,是自作自受,自己造的,阎罗王也无可奈何。

一个多月以后,他用黄纸写了一份辞呈,然后把它烧掉,果然从此以后那两个小鬼不再来接他了。 

            2011年1月3日 - 博学审问慎思笃行 - 锲而不舍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章太炎故居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1年1月3日 - 博学审问慎思笃行 - 锲而不舍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